蓬蒿介绍

       2008 年 8 月成立于北京东棉花胡同35号;迄今上演剧目200余部,演出场次逾1500场,平均每年演出300场左右,观众人数逾13,500人。其中国内中文演出占 50%,两岸三地及国际交流演出占20%,策划组织国际艺术节占30%。以跨文化国际交流、艺术节、出品剧目为主要活动内容。  

       自2010年起,连续策划、组织戏剧节,逐步建立国际戏剧交流平台。2011年“北京国际独角戏戏剧节”;2012年“亚洲文化视野-旅程艺术节”暨香港、台北、新加坡和北京四城市“一桌二椅”舞台展演及文化政策论坛;2012年“美的风采–中日舞蹈论坛及工作坊艺术节“;2010-2014连续五届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
       2011年尝试以“文学剧场”为内容雏形,陆续推出以《塞纳河少女的面模》、《我是海鸥》为代表的童道明戏剧五部,费明剧本《恐惧》、《灵魂厨房》,诗歌朗读《语言的珍珠》、《写诗》及《日常_非常日常》,诗歌与电子乐沙龙《真玉客厅》,燕山课堂,小说现场《声音乐团》,法国文学朗读系列、当代文学沙龙、《新剧场创作计划–经典剧本朗读会》等以诗歌、剧本、小说、口头叙述为体裁的文学形式,在剧场表演空间和咖啡馆沙龙空间现场密集推出。 

       2012 年,蓬蒿开始对中国的文化政策提出建设性意见,通过开展文化论坛、出版物等。从对艺术管理、剧场管理的技术层面开始,学习如何将现代西方艺术管理学纳入剧场讨论和发展的课题上。论坛剧场《亚洲文化视野 – 旅程艺术节》,《再剧场》,《中国独立剧场报告》将论坛与表演,思考与创作结合,邀请香港、台北、新加坡以及中国十城市独立剧场的同仁们一起探讨——于商业和体制以外,非营利性文化组织的深层社会环境与困境,探索独立剧场之精神。 

 2013 年开展戏剧教育系列工作坊。 

 2013 年起,探索以“总体剧场”的概念与社会进行更大范围的互动。“总体剧场”将剧场管理融入实践中,我们相信勤劳的身体和思考着的大脑完全可以更新一家剧场,也可以更新一个社会,我们所处的脚下即是剧场也是社会的一角,她正以万花筒般的形式和内容保存和孕育新的声音。通过不断邀请东西方戏剧教育、人文教育的专家讲授和开办工作坊、讲座和沙龙,内容包括表演训练、社区戏剧普及、剧本创作、媒体创意和技术分享、科技与剧场应用等主题。 

       2013 年起,探索以“总体剧场”的概念与社会进行更大范围的互动。“总体剧场”将剧场管理融入实践中,我们相信勤劳的身体和思考着的大脑完全可以更新一家剧场,也可以更新一个社会,我们所处的脚下即是剧场也是社会的一角,她正以万花筒般的形式和内容保存和孕育新的声音。通过不断邀请东西方戏剧教育、人文教育的专家讲授和开办工作坊、讲座和沙龙,内容包括表演训练、社区戏剧普及、剧本创作、媒体创意和技术分享、科技与剧场应用等主题。 

 

       蒿剧场的首个 5 年(2008-2013)恰是中国小剧场从活跃期到低谷期的快速发展和分崩离析的五年。我们在不间断地国际项目交流和合作中看到了剧场的希望——在中外之间不断搭建桥梁,在知识和信息上不断互通取长,要团结不要隔离,要创作不要空谈,要在消费主义和官僚主义的急速混乱与癫狂中为精神找一个家园,她可以是功利的,但不能荒芜,她可以是自生自灭的野草,但不能没有生命力。作为一家独立小剧场,蓬蒿在极端负面的中国文化社会环境中艰苦的行进,持续推动公众对知识、审美、常识、理性的觉醒,并继续在文化政策立法、推动公民社会的方面求知、求解、实践。她运作的南锣鼓巷表演艺术节已成为北京地标性表演艺术节;她的发生加速了中国当代剧场的重建,她的公民社会观念吸引了大批年轻戏剧同仁和知识分子。她出品制作的多部戏剧开创了文学戏剧的先河;她联通了北京与国际的剧场网络;她向政府提出多项文化改善政策,至 2013 年,蓬蒿已成为北京不可或缺的表演艺术场地和交流资源库。 

 

 ·  创始人 

 

王翔,1954年生人,蓬蒿剧场创办人及艺术总监。 

著名牙科医生,我国第一位研究人工种植牙的研究生。 

著名私人牙科诊所“今日齿科”创办人。 

2008年个人投资150万元创建当代第一家民间公益小剧场  ------蓬蒿剧场

 

       支持重文学、重心理、重社会关怀和理性思辨的表演艺术作品上演。独立出品话剧《塞纳河少女的面模》《我是海鸥》《一双眼睛两条河》《蓦然回首》《曹操到》《锣鼓巷的故事》《寻找剧作家》《灵魂厨房》《塘鹅》《我可怜的马拉特》《无声世界三十年》《无形的桥》 等一系列原创剧目。 

 

       现任北京市东城区戏剧家协会副秘书长、北京市东城青年戏剧工作者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2010“北京国际独角戏戏剧节”艺术总监。                                            

2010 - 2014“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艺术总监。 

2012“亚洲文化视野------旅程艺术节”艺术总监。 

2012“美的采风------中日舞蹈论坛”艺术总监。 

2012中国话剧“金狮奖”获得者。 

作品:话剧《锣鼓巷的故事》(编剧) 

 




蓬蒿宣言

我们都有一个梦想 

         蓬蒿人,就是普通人的意思。李白的诗中说:“仰天长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在这里,反其意用之。我们一直都有一个梦想,更多的普通人,也能走进剧场、走向高贵。不仅是观看戏剧,也能创作戏剧;不仅是结构戏剧,更重要的是像结构戏剧那样结构我们的人生,使它达到无限丰富的可能性。 

       著名心理学家马斯洛有一个特别神奇的贡献,他提出了“类本能”这样一个概念:沿着由动物向人上升的阶梯,在人类生命中,逐步出现了另一种本能、另一种基本需要,它是后来产生的、是精神的、心理的;但它又是物质的,缺少它会引起疾病,补充它会免于疾病。这种人所特有的类似本能的基本需要,包括这样一些内容:认知、审美、表达、创造、爱、给予、奉献、自我实现和自我超越。 

       有了这些基本需要的满足,我们健康的生命会一次又一次得到虽然短暂却是绝对的回报,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绝对快乐的高峰体验。这恰好像我们不再需要关于生命终点之外的某处还有一个天堂的概念,或者说我们一生都有天堂在等待,我们随时可以走进去呆上一会儿、感受一下,之后又必须再回到我们日常的生活奋斗中去,但我们一旦进入过其中就会永志不忘,就会对生活更乐观、对生命更敬畏、对事物更包容。 

       话剧,对于我们就多么像这样一个天堂啊!它是我们的精神家园,它是我们生命的节日,它是我们理解、认知自身的了不起的成就,它是我们人类真正内在本质。 

       所以,我们经过重重艰难,创办了这样一个蓬蒿剧场,这样一个附设咖啡馆,能够在观演话剧前后有更多心理延续感受的空间。它是戏剧的、是文学的、是心理的、是高贵的又是自然的、朴素的,是丰富的又是简约的、有效的、灵动的。 

我们的原则是:吸纳一切话剧的和舞台剧的创作形式,没有任何局限,唯一的标准是:它是有内涵的、有文学含量和心理含量的。 

       戏剧是自由的,因为人的内心是自由的,它不应该受到任何限制,比如商业需要的限制,甚至也不应该受到戏剧本身单一技术标准、为戏剧而戏剧、为艺术而艺术的限制。因为比戏剧更大的是人、是生命、是生活。一个导演先要学会结构生活,才能结构戏剧;一个演员先要能理解生活,才能理解戏剧表演中无限丰富的心理层面;一个观众先要敬畏生命,才能有真正的戏剧体验。 

       马丁*路德金在他那篇著名的演说词中说,他有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美国社会能彻底消除种族歧视。换一个层面,我们能不能这样理解,他的梦想,是全体美国人,不是一个种族,也不是一个阶层,是所有人,一齐由动物向人迈进、过渡。我们现在是不是也有一个这样的梦想呢?我们梦想: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在完成了由贫困向温饱、小康的过渡之后,怎样才能通过每个人的努力,来共同完成由动物性的低层需要向人的、无限丰富的高层需要的过渡呢?为了这个梦想的实现,走进剧场,热爱戏剧吧!

 

 

微信扫一扫,快来关注我们吧!